向经济潜力强大的市场进发,这与人类探索世界的原始梦想相关,也是贸易与投资全球化的扩张路径。在新兴市场中,人们聚焦东南亚、非洲的同时,拉丁美洲已经是资本机构、企业家、工厂主争抢的“新大陆”。

根据全球私募资本协会的数据,拉丁美洲公司在2021年吸引到的风险投资总额为157亿美元,超过对东南亚、中东、非洲的风险投资额总和。今天这篇文章涉及的国度是墨西哥——它位于北美洲,与美国接壤;以另一种划分方式时,它属于拉丁美洲,是拉美地区第二人口大国。影视剧作品中,美墨边境的非法交易频频被提及。

事实上,这个国度不完全像荧屏中展示的那般荒芜和野蛮,它同时是全世界最开放的经济体之一。少数中国企业找到了这片热土的正确打开方式:将其作为进军北美的通道。

从贸易投资角度谈论拉丁美洲,巴西、墨西哥、智利、阿根廷是最热门的目的地。墨西哥的领土面积不如巴西和阿根廷,但在四个国家中,它和巴西是经济体量相对大的国家。

以2.1亿人口排行第一的巴西是该地区最大的经济体。墨西哥有1.3亿人口,人均GDP为9926美元,超过巴西,不及智利和阿根廷。从总量看,人均GDP最高的智利仅为巴西的20%;而墨西哥的GDP总量则是巴西的80%,考虑到两国人口差距,墨西哥市场的经济实力不容小觑。

墨西哥重视数字经济发展,互联网渗透率在2021年初达到71%。更重要的是,与基础设施匮乏的新兴市场国家相比,墨西哥工业体系相对完整:包括传统的农业、渔业;纺织、服装、电子、家电、医疗器械等轻工业;汽车、能源、矿产、化工、钢铁等重工业;航天航空等对制造人才要求较高的行业。

其中,农业和能源产业是墨西哥的重要产业,农产品出口与石油出口为财政收入贡献不少。汽车产业则是制造业中最大的细分产业,也是该国的支柱型产业。新兴制造业方面,墨西哥已经是邻国美国航天工业的重要出口国。

墨西哥的工业繁荣首先离不开用工成本优势。北美生产共享有限公司(NAPS)为在墨西哥建厂的公司提供外包管理与合规管理服务。该公司网站信息显示,2014年中国与墨西哥的单位人工成本相当,而时间来到2019年时,一些产业的墨西哥单位人工成本比中国低20%以上。

其次是一系列贸易协定的签署,墨西哥与50多个国家签署自贸协定,出口经济发达。比如1989年美国与加拿大签署《美加自由贸易协定》后,美墨加三国在1992年签署《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并于1994年生效;2000年,欧盟与墨西哥达成自贸协定。

作为全球最开放的经济体之一,墨西哥经济发展受北美影响最大。墨西哥工业支柱汽车制造业起步源自20世纪美墨边境的工厂,主要面向北美的出口经济带动墨西哥工业发展。

在20世纪60年代,墨西哥启动Maquiladora计划——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区域建设工厂,为更多人带来工作岗位。

Maquiladora指代外国公司在墨西哥建造和运营的保税工厂,生产的大多数商品将出口到其他国家。彼时,与纺织、玩具等轻工业工厂一同建立起来的是汽车制造厂和汽车配件加工厂,墨西哥汽车制造业正式成型。20世纪90年代之后,通用、大众、尼桑、本田等汽车品牌相继到墨西哥建设汽车组装厂。

加工业在20世纪80年代成为墨西哥的主要外汇来源之一,之后墨西哥在Maquiladora计划的基础上重新颁布IMMEX计划,符合条件的制造商依然可以获得税收优惠和进出口便利。拥有IMMEX认证的外国制造商可以获得进口原材料的税费减免,但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将成品从墨西哥出口。

近些年来,美国试图将供应链从遥远的亚洲转移到更近的拉丁美洲,墨西哥也是优先选择。2020年,被称作“北美自由贸易协定2.0”的《美墨加协定》正式签署。2021年年初,美国总统拜登发布“美国供应链行政令”,表示要和拉美国家共建供应链。

有趣的是,即便美国想要刻意降低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美国和墨西哥的产业链合作依然离不开中国。长期以来,中国是墨西哥全球第二大贸易伙伴,也是墨西哥重要的进口国。商务部数据显示,2021年中墨双边贸易额再创历史新高,达到866亿美元,同比增长41.9%。

即使墨西哥工业基础优秀,能快速承接部分产业转移,与中国制造业相比依然是小巫见大巫。墨西哥制造业的一部分上游供应商位于中国,甚至有学者指出“中国对墨西哥出口增长”与“墨西哥对美出口增长”呈正相关的关系。

《美墨加协定》使得美国和墨西哥经济进一步深度绑定,但有研究人员指出最新修订的协定本质上以美国利益优先。比如,免关税进口的汽车和零部件必须符合原产地规则要求,汽车的一定量部件必须在劳工平均时薪高于16美元的工厂生产,对墨西哥工厂提出更严苛的要求。

墨西哥也在积极与亚洲和欧洲国家发展商贸关系,除美国之外,该国主要投资来源国包括日本、德国、比利时、意大利等,IMMEX计划吸引大量欧洲企业、亚洲的日韩企业到墨西哥建设工厂。与此同时,越来越多中国企业嗅到向墨西哥市场的机遇,将其作为打入北美的生产基地。

品玩驻美国纽约同事发现,她所在公寓的住户订购的海信彩电就是“墨西哥制造”的高端线产品。北美家电市场规模庞大,对智能家电和小家电的需求仍在上升,其中不乏海信、TCL、康佳等中国品牌的身影。

这些中国家电品牌早期通过并购当地家电制造厂,或是与当地代工厂合作进行贴牌生产,顺利进入北美市场。比如,海信于2011年在墨西哥建立分公司,并在2016年完成对夏普墨西哥工厂的收购,成功将已经亏损的工厂实现盈利并扩大产能。时间来到现在,海信家电正在墨西哥的北美华富山工业园搭建智慧家电产业园。

与家电市场类似,疫情下的“宅”经济使得北美市场对家居产品的需求旺盛。家具品类重量大、体积大的特性使得跨境物流在疫情影响下存在较大延期交付风险,具备全球化视野的家居企业提早开始布局。

顾家家居在中国和越南均设有制造工厂,2020年,顾家家居墨西哥工厂在北美华富山工业园正式开业。据悉,其在墨西哥的订单交付周期约为4周~6周,与其他供应商相比在时效性上有较强竞争力。

北美华富山工业园是墨西哥第一家中资工业园区,位于墨西哥新莱昂州蒙特雷市,距离美国德州边境口岸200公里,旨在以“一站式”中文服务,提供中资企业境外优势产业转移平台。

目前入驻华富山工业园的企业与海信和顾家家居行业类似,主要是家电企业和家具企业。家具企业敏华控股在今年年初宣布在墨西哥购买33.8万平方米的土地,用于建设厂房,生产家居商品满足北美市场需求;中源家居也在几乎同一时间宣布签订合同,购买工业园用地,在墨西哥建设生产基地。

墨西哥市场十分复杂,语言和文化环境与中国差别较大,一些地区社会治安水平落后,经营存在风险。华富山工业园所处的蒙特雷市治安环境良好,距离美国边境口岸较近,具备较好的区位优势。

中资企业正在成为到墨西哥建厂的外资企业中不容忽视的一股势力,而墨西哥当地帮助外资企业建厂的产业十分发达,快速建厂投产的难度有所降低。

比如,Tetakawi在帮助外资企业到墨西哥建厂和经营方面有35年经验,在墨西哥已开发四个工业园。这家跨国公司提供厂房租赁服务,也提供“Shelter”服务——即通过Tetakawi自有团队进行员工招聘和管理、进出口报关、物流、工会关系维护等企业运营服务。在墨西哥完成公司注册和相关手续、申请IMMEX证书往往耗费约一年时间。而Tetakawi已通过IMMEX认证,并且拥有增值税减免证书,与之签订合作协议即可免去申请IMMEX等步骤。

彭博社7月18日报道称,两名知情人士表示宁德时代正考虑在墨西哥投资50亿美元建立电池制造厂,来为汽车公司特斯拉和福货。候选地点包括华雷斯城和萨尔蒂约,均位于靠近美国德州的边境地带。此前宁德时代希望在美国建厂,但由于局势不明朗迟迟未能落地。

与宁德时代类似,不明朗的中美贸易战局势、风云变幻的国际形势都是影响中资企业的重要因素。Tetakawi观察到,受国际局势影响,先前对于到墨西哥建厂生产持观望态度的一部分中国企业已经开始行动。

对于面向北美市场销售的中国企业,到墨西哥建厂生产的直接好处在于降低出口到北美的关税、提升面向北美的履约时效性、降低海运不确定性风险。从更宏观的层面来看,将产业转移到墨西哥,是新一轮全球化资源配置的结果,也是倒逼中国产业升级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