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距离6月17日英超正式复赛已过去近20天时间。但作为已经拥有157年历史的英格兰足球管理机构——英足总(等同于其他国家足协)而言,日子却并不好过。根据此前公告,受到新冠疫情危机和英国脱欧后经济前景暗淡的双重影响(延展阅读:),英足总这家非赢利机构将在2020年面临7500万英镑的损失,而未来四年内损失总额或将达到3亿英镑。

英足总年度营收从2016年的3.7亿英镑(约32.4亿人民币)到2019年首次实现创纪录的4.67亿英镑(约41亿人民币),但随着新冠疫情蔓延,这一数字将难以在2020年得到延续。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英足总如今却在想尽一切办法来填坑。在宣布完成124人裁员、削减7500万英镑(约6.6亿人民币)年度预算并计划向商业机构和政府贷款1至2亿英镑后,出售温布利大球场也再次被英足总委员会提上日程。英足总CEO马克布林汉姆在本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正面临着一些非常困难的决定,而出售温布利球场或许就是其中之一。”

成立于1863年的英足总,堪称世界上最为古老的足球协会。作为英格兰以及泽西、根西、马恩三座皇家岛屿属地的足球管理机构,英足总掌控着英格兰各级别男女足国家队及青年队的绝对话语权。此外享誉盛名的英格兰足总杯也是由英足总从1871年创办至今。作为世界上首个欧足联及国际足联的双料成员协会,英足总在国际足坛的江湖地位可见一斑。

受新冠疫情影响,3月初英国各级联赛相继陷入停摆状态。需要明确指出的是,在联赛范畴内,英足总主要负责包括英冠、英甲、英乙在内的三级联赛日常运营。而即便是由英超联盟高度自治的英超联赛,英足总同样对任命联盟高管及修改联赛规则等重大议题拥有一票否决权。

从3月开始居家办公后,英足总便同步开启了人员组织架构调整工作。其中42个正在招聘进行中的岗位被视为冗余而中止了招聘流程。而上周英足总宣布,将再次裁减额外82个岗位,这就意味着本次裁员总人数将达到124人,约占英足总员工总数的15%。

面对2020年将面临的巨额亏损风险,大规模裁员对英足总而言实属无奈之举。英足总现任CEO马克布林汉姆表示,“尽管英超、英冠等职业联赛都已经陆续复赛了,但我们所造成的损失很难在短时间内收回。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我们都将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因此我们需要在这种情况下做出预案。”

2019年8月走马上任的布林汉姆,被现任主席格雷格克拉克等多位高层视为“将英足总带入新时代的最佳人选”。自2016年加入英足总以来,布林汉姆在担任商务和足球发展总监不到三年的时间里,立下了七大战功:第一,使英足总年收入保持了25%的增幅;第二,与耐克和巴克莱银行敲定了新的赞助合同;第三,签订的新的足总杯电视转播合同金额创造纪录;第四,英足总数字频道收视率创纪录;第五,成功申办了2021年欧洲女子足球锦标赛;第六,温布利球场演唱会场地收入增长三倍;第七,重新制定了英足总的参与和发展规划。

然而受到新冠疫情的突然侵袭,这位被寄予厚望的CEO只得放缓大展宏图的步伐,并优先解决所面临的重大危机。布林汉姆说道,“作为一家非营利性机构,3亿英镑的亏损估值对我们而言影响巨大。当然我们也知道对那些失业的人来说,眼下将面临一段艰难时期。因此我们将为他们开启咨询服务,尽可能帮助到每个受影响的人。”

对英足总而言,依靠裁员所节省下的薪资只能算是杯水车薪,其主要商业资产当属英格兰国家队和英格兰足总杯赛事的所有权。转播收入无疑是英足总最大的收入来源,据《每日邮报》此前报道称,由于原定于今年4月进行的足总杯1/4决赛延期,IMG拒付尾款就让英足总损失了至少数百万英镑的转播收入。

据悉,英足总与IMG和Pitch International公司在2018年签下了一份为期6年总价值高达8.2亿英镑的合同。其中Pitch International以2.45亿英镑拿下了欧洲和中东地区的足总杯比赛转播权,而IMG则以5.75亿英镑的价格拿下了世界其他地区的比赛转播权。两家公司每年将共计支付给英足总1.37亿英镑。

此外在过去三年内,英足总对共计121名球员(含现役及退役)在推特上不当言论所开出的罚单总额就达到了35万英镑。其中最近一笔来自曼联名宿里奥费迪南德的2.5万英镑。而罚单数额最高的当属2012年阿什利科尔的9万英镑,理由是这位伟大左后卫将英足总官员们称为“一群蠢货”。

原本每年依靠体育赛事和文艺表演能提供至少3500万英镑稳定“输出”的温布利大球场,由于疫情来袭使得收入税减。美国橄榄球联盟NFL自2007年起,开始在伦敦及墨西哥城举办NFL国际系列赛。其中2018年11月1日,85870名观众现场观看了费城老鹰对阵杰克逊维尔美洲虎的比赛,也创造了温布利球场NFL上座率新高。然而随着NFL2020伦敦赛的取消以及一系列演唱会等文艺表演的夭折,使得温布利球场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长期处于闲置状态。

据《每日邮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考虑到财政危机的影响,出售温布利球场的计划将获得英足总委员的强力支持。2018年,富勒姆美籍巴基斯坦裔老板沙希德可汗曾计划以6亿英镑的价格收购温布利球场,遭到了彼时正在租用温布利的热刺主席列维的极力反对。最后这笔交易由于缺乏球迷支持无疾而终。

此番时隔两年,出售温布利球场再度成为外界热议线亿英镑的新温布利球场宣告完工。其高达133米的世界最大单拱已成为独家标志物,9万坐席使得温布利被称为欧洲最大专业足球场。时至今日,英足总仍在偿还重建温布利大球场时的贷款,该笔款项预计将在2024年之前还清。

为了缓解巨额财务赤字,英足总忍痛割爱出售温布利球场的计划实属无奈之举。但在疫情当前的大环境下,纵然如温布利球场名声在外,想要卖出理想价格也绝非易事。最终出售温布利球场能否帮助百年英足总渡过难关,时间将会给出答案。